来自 财经资讯 2019-09-02 12: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小鱼儿玄机二站 > 财经资讯 > 正文

正向信号下仍需清障,建行拟在深交所发30亿元

北京12月26日 -两位消息人士周四对表示,中国建设银行(601939.SS)拟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总额逾30亿元人民币信贷资产支持证券,分为优先级等三个品种。这意味以银行信贷为基础资产的ABS有望首次登陆交易所市场。

记者 赵红梅

其中一位熟知内情的消息人士称,总规模计划发35.665亿元,“首批可能考虑先发20亿元上下,优先级资产支持证券信用等级为AAA。”

图片 1

上述ABS管理人--东方资管相关人士在查询时表示,目前该计划刚报批,正在审批阶段,不适合对外发表评论。

图为中国合肥一家银行的职员在清点人民币现钞。REUTERS/Stringer

中国证监会刊登的证券机构行政许可申请受理及审核情况公示表显示,证监会已于12月23日接收东方证券资管建元一号申请材料。

香港3月13日 - 中国资产证券化将在2015年正式迎来春天。信贷与企业ABS均由审批改为报备制,无疑令此前一直在“额度管理”和“审批制”试点中蹒跚而行的资产证券化“双车道”开始畅通,今年该类产品规模预期会大幅增长。

此前,包括民生银行(600016.SS)、国家开发银行CHDB.UL等多家银行均有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但信贷资产证券化通常在银行间市场发行。而企业资产证券化则以券商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形式,经证监会审批渠道在沪深交易所上市交易。

不过业内人士同时指出,资产证券化当前运作方式和规模水平均无法满足规模巨大的盘活存量资金需求,发行主体商业银行等积极性仍不高,市场化程度和对投资者吸引力较为有限,法律税收等问题亦掣肘行业发展,还待多方齐力清障。

中国央行此前称,进一步扩大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将有利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可以有效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盘活存量资金。

“自备案制落实后,近期看信贷ABS发行机制是趋于市场化了,”中信建投银行业分析师杨荣认为,目前信贷ABS行政干预色彩已日趋淡化,基础资产类型更丰富;发行主体由大型银行扩大至股份制、城商行、外资行,发行利率市场化,基本上同级别同利率。

(发稿 康熙泽/林琦;审校 张喜良)

与中国债市一样,ABS业务在中国亦是多头监管,中国央行和银监会监管信贷ABS,证监会和沪深两大证券交易所则监管企业ABS。2014年8月,国务院下发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缩短融资链条,推进ABS业务,盘活存量,加快资金周转速度。当年11月,几个监管机构均取消资产证券化审批,转而采取报备制。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而今年开始,以商业银行为发行主力的ABS产品日渐增多,基础资产亦种类丰富。日前,招商银行(600036.SS)和浦发银行(600000.SS)在银行间市场分别发行了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以及工程机械贷款资产证券化产品,市场开年势头良好。

北京银行(601169.SS)董事长闫冰竹在两会期间称,银行开展信贷ABS业务具有盘活存量资产、提高资产流动性、缓解资本充足率压力、分散风险等功能;但他亦坦承,当前还存在法律法规有待完善、二级市场流动性不足、风险分散功能未能有效发挥等问题。

工商银行(601398.SS)经济学博士史晨昱亦对表示,信贷ABS是盘活银行信贷存量的重要工具,但目前从市场反应看,发行难度仍旧较大,资产证券化市场长期面临的尴尬依然存在。

银监会创新监管部主任王岩岫1月曾表示,中国资产证券化市场在2014年已达近4,000亿元人民币规模,今年可能还会有飞跃式成长。而据申银万国统计,2011-2014年间,信贷资产证券化共发行78单,规模为3,178亿元;证监会监管的企业ABS共计29单,规模392亿元。

**行政干预色彩趋淡,但监管法规仍需清障**

继去年11月监管机构将ABS业务改为备案制后,今年1月以来,银监会已陆续核准了两批超过30家中外资银行获得开办该项业务资格。自此,中国的信贷资产证券化步入快速通道。

中诚信就预计,2015年银行间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量将保持较快增的态势,正由导向型向内生需求型转变,交易所市场的证券化业务可能呈现爆发式增长。

银监会一位资深人士表示,监管思路是,ABS要有总量控制,但又不走审批之路,把常规化机制落实,设立“有所不为”的负面清单,减少对基础资产类别的限制要求,加强信息披露监管来控风险。

不少机构预测,今年银监会监管的信贷ABS能达到200单左右、规模在5,000-8,000亿元;而证监会监管的企业ABS能达到50单、600-800亿元规模。

兴业银行(601166.SS)一位人士表示,未来银行在信贷ABS的阵营会分化:大银行寻求更多的是资产消化渠道;而中小银行则更看中ABS对流动性的补充、盈利渠道及中间收入。今年ABS市场中,中小银行中的城商、农商行将会是主力军。

不过,开展业务试点已近10年的中国资产证券化,却仍未建立起一套比较完善的规范行业发展的法律法规和会计条例,这也为业内人士所普遍诟病。目前相关法规仅限于各监管机构出台的管理规定,属于规范性文件,层级低,法律效力不足。

备案制后发行的首单RMBS--招行日前推出的招元2015年第一期个人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就为了规避RMBS法律程序障碍,在入池贷款的抵押房产上选择暂不办理抵押变更手续,而是通过权利完善事件约定,避免了逐笔变更抵押登记,提高了项目运作效率。

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谢卫在两会期间建议,应由全国人大制定资产证券化的专项法律或由国务院制定专门的行政法规,提升资产证券化的法律法规层级,并实现市场间互联互通。

杨荣则认为,政府应尽快建立起与资产证券化相关的法律法规和会计条例,简化证券化的审批程序,让资产证券化的发行更加标准化,让更多的机构可以参与到资产证券化中来。

而ABS业务中,一些征税口径和税种设置导致成本较高也是问题所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长桂敏杰两会提案就建言,财政部、税务总局、法制办应参照国内外ABS税收体系,明确中国企业ABS的税收政策。

**监管竞争困扰**

虽然监管竞争对ABS业务发展存在一定的正面推动效应,然多头监管还是会带来市场分割,并进一步导致定价差异和流动性差异。有信托公司人士就建议,各监管部门应形成统一合作框架,增强在交易规则、运行机制、风险防范等方面合作,尽早实现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的互联互通,打破壁垒。

“信托计划的ABS受央行、银监会监管,证券公司、基金子公司资管计划的ABS受证监会、基金业协会、交易所监管,保险公司资管计划的ABS受保监会监管。”谢卫直言。

他认为,目前各监管机构出台各自的ABS监管法规,缺乏统一协调,且监管尺度存在差异,导致各个市场互相独立,产品发行无法面向所有潜在投资者,增加发行难度,同时影响到二级市场流动性。建议制定更高层级的监管法规,实现市场间的互联互通。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2013年底,中国证监会曾受理了东证资管“建元一号”的产品申报。与传统信贷ABS不同,该产品为证券公司发行信贷资产支持证券,并在交易所上市交易的首个项目,设计中采用“银行资产池-信托-券商资管”的双层特殊目的体模式。

不过据了解,最终这单产品被撤回。市场人士透露,该产品最终未通过中国央行审批,原因是有关监管方并不支持信贷资产到交易所交易。

而平安银行(000001.SZ)的1号小额消费贷款资产支持证券,虽成功于2014年6月在上交所上市交易,成为首单登陆交易所市场的中国信贷ABS,但亦引起风波。

一位资深市场人士透露,“平安的这单产品未按惯例‘双审批’,绕过央行,选择银监会审批后直接在上交所上市交易,‘先斩后奏’引起央行的不满,后提交备案,产品勉强发出了,但市场再无第二单交易所版信贷ABS。”

银监会上述人士则称,目前信贷ABS的投资者80%是商业银行,证券、基金、商业银行理财计划等参与度15%左右,定价和发行问题直接导致各家商行互持,而无风险利率高企,以信贷资产出表为目的的“类资产证券化”业务快速增长亦让信贷ABS业务趋于边缘化。

她建议,要积极引入非银行金融机构投资,并探索交易所ABS的发展,利用交易所具有的完善法律制度、监管体系和多元化投资者的优势。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本文由小鱼儿玄机二站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正向信号下仍需清障,建行拟在深交所发30亿元

关键词: